读王维《鸟鸣涧》人闲桂花落赏平和安定的盛世和谐之美

  人总是要生活在某一特定社会环境中的,他所生活的这段社会环境必然会对其价值取向和作品风格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我们习惯上评价杜甫为“诗圣”“诗史”,好像他的作品生来就是“沉郁顿挫”似的,其实不是这样的,年轻时的杜甫也是相当“风流倜傥”的,读《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会有与杜甫后期作品有很不一样的感受,当时杜甫二十四岁,正开始一段壮游生活。那年是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正当盛年盛世之时。

  同理,我在读王维《鸟鸣涧》诗时,感受到了一种平和、安定、闲适、细腻的盛世和谐之美。

  王维(701-761年),字摩诘。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诗人、画家。王维出身河东王氏,于开元九年(721年)中进士第。唐玄宗天宝年间,王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唐肃宗乾元年间任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

  王维精通诗、书、画、音乐等,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合称“王孟”,有“诗佛”之称。

  王维61年白越映的一生,绝大多数时光历递——55岁心素验(755年)以前,生活在开元(713年十二月—741年十二月)、天宝(公元742年正月—756年七月)年间。那是闻名史册的“开元盛世”“物华天宝”的年代,“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这就是王维的时代背景,真正的大唐盛世。

  王维出身河东王氏,祖籍山西祁县。百度搜索河东王氏,就会知道山西祁县王有多么牛气。单从《三国演义》里献“连环计”借吕布之手杀董卓的司徒王允算起,至东晋止,短短二百来年,河东王氏出过五个三公,十一个宰相。这种家族影响直到王维时代依然很强大。王维是真正的“名门望族”之后。

  王维与孟浩然合称“王孟”,在唐朝诗人中属于山水田园诗派。但唐朝的山水田园与我们今天理解的乡村田园还是有较大区别的。我们今天读到的乡村田园诗主要是从南宋时代开始的,如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雷震的《村晚》,翁卷的《乡村四月》。王维的山水诗更偏重于“山水”,借山水陶冶自己的性情。

  根据历史学者研究,王维在三十岁前后这个年龄段曾有过几年的“漫游吴越”的经历。王维的《鸟鸣涧》当作于开元年间游历江南之时,其背景正是安定统一的盛唐社会。此诗是王维题友人皇甫岳所居的云溪别墅所写的组诗《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的第一首,是诗人寓居在今绍兴县东南五云溪(即若耶溪)时的作品,是真正的盛世盛年之作。

  人们在评价这诗首作时,多是从写作手法入手,如诗人用花落、月出、鸟鸣等活动着的景物,突出地显示了月夜春山的幽静,取得了以动衬静的艺术效果,生动地勾勒出一幅“鸟鸣山更幽”的诗情画意图。

  我在欣赏这首诗作时,把着眼点放在了“闲”字。桂花常落,春山常空,山月常出,惊鸟常鸣,而人常“不闲”。“闲”是花落、月出、鸟鸣入眼、入耳、入心的前提。一提到“闲”,我们往往与“忙”联系起来。我们不妨把这个“闲”理解为“让心放松下来”。

  当我们“让心放松下来”,心里就有了“空”间,原本不能入心的东西便慢慢走进心里来了。连春桂那如米小的落花也仿佛落在了我的心头,轻闭双目,似有簌簌飘落之声,似有淡淡沁脾之香,多么美好平和令人陶醉的春夜。心静下来了,心空出来了,这“空”“静”弥漫了整个山谷,整个人仿佛与天地融化在一起,一切感官都变得细腻、敏感起来。月亮升过了山尖,明亮的清辉似温柔的手儿慢慢展开一幅轻纱,给幽深的山谷带来几片亮光。几只鸟儿突然飞了起来,飞向更远处的山谷,在空气里留下了几声鸣叫。这一飞一叫,倒把这赏春的人儿吓了一跳,他会心一笑,这才是安静平和充满生机的和谐生活之美。

  今天,我们恰生逢盛世,让我们在忙碌完一天的工作、学习后,让心儿“闲”下来,放松身体,放空心灵,去享受这幸福的盛世和谐。